当前位置: 首页>市场分析>正文

ST天龙并购案不为人知的细节借壳涉及28道工序

    发布日期:2019-2-17    来源: 泵阀轴承网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独家披露:“中国著名重组”*ST天龙并购案不为人知的细节,借壳涉及28道工序

独家披露:“中国著名重组”*ST天龙并购案不为人知的细节,借壳涉及28道工序

天龙股份精密的借壳重组方案,其大致可分为“先定增融资,后收购资产”两步走方案

理财周报实习记者 谭楚丹/深圳报道

“*ST天龙(600234.SH)重组方案属于创新性重组方案,很多同行都在研究和借鉴这个方案,当然争议很大,主要看后期进展,看能不能通过”,一投行人士如此评价天龙股份的重组方案。这个曾经由名不见经传的国都证券操刀的著名重组案例,成为很多投行并购部门着手研究的借壳重组样本。

一般来说,借壳上市尤为复杂,至少涉及28道甚至更多工序。而天龙股份这个备受争议的重组方案,涉及虚拟债转股、亏损资产绕道重组注入、境外资产并购、财务顾问国都证券项目负责人卷入内幕交易案被刑罚。

6月24日,天龙股份停牌,现任大股东中铁华夏回函称将筹划重大事项。至此,原来精心策划的重组方案或许面临流产命运。

虚假“债转股”

天龙股份的借壳重组可谓一波三折。

2009年至2012年,天龙股份已经连续亏损四年,其净资产连续9年负值,2013年退市危机迫在眉睫。

天龙股份1993年成立,2000年上市,自成立以来,经营内容多样变化,从日用百货、烟酒销售、酒店旅游到家用电子产品,再到房屋租赁,2011年还进行定增募投光学薄膜项目,多项业务无法盈利,且债台高筑。目前天龙股份主要收入来自房屋租赁,以及政府补贴。

股权几经变化后,今年1月6日,天龙股份原大股东青岛太和恒顺投资公司(下称“青岛太和”),和董平家族旗下鹰潭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的绵阳耀达投资公司(下称“绵阳耀达”)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后者受让青岛太和所持有的18.82%股份。

董平家族的介入,也给天龙股份带来了新的借壳重组方案。董平家族在四川绵阳名气颇大,在汽车零部件制造、汽车销售、房地产、酒店旅游、金融投资多个领域均有涉猎,其主业为汽车零部件制造。

然而,两个月后,即3月11日,青岛太和与绵阳耀达因故终止了股份转让。

根据《关于终止之协议》,青岛太和应全额返还绵阳耀达已支付的股份转让价款2亿与利息100万,然而青岛太和未履行义务,这笔纠纷告上了法庭。

4月15日,在法庭和解下,青岛太和把其持有的所有股份中的1810.72万股股份交给绵阳耀达,剩下的2000万股股权交给绵阳耀达指定的中铁华夏担保公司(下称“中铁华夏”),以此替绵阳耀达抵偿欠中铁华夏的1.056亿债务。而公开材料显示,中铁华夏其时账面货币资金不到20元。

至此,青岛太和已从天龙股份股东中“全身而退”,中铁华夏因持有天龙股份股份,获得9.88%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而绵阳耀达以8.94%股权屈居第二大股东。

如此蹊跷的股权交易让监管部门警惕起来。

5月15日,证监会山西监管局约谈中铁华夏和绵阳耀达,向天龙股份下发监管函,要求查明绵阳耀达和中铁华夏是否存在债权关系.

2013年4月2日,中铁华夏和绵阳耀达在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自借款合同签署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中铁华夏要借给绵阳耀达1.056亿,被迫假戏真做。但到目前为止,借款仍没打到绵阳耀达户下。

对此次“以股抵债”真实性,不少人心中存疑。

一名关注并购重组的人士称,“这里有两个疑点。一是青岛太和的股权转让是虚构的还是真的,证监会没有披露;二是中铁华夏大股东的身份能不能会被证监会认定。这一步棋显然是几个股东想出来的。”

尽管4月15日法院已作出裁定,但借款合同实际上并未履行,直至今日,中铁华夏仍未向绵阳耀达提供所谓的1.056亿元借款。

目前,中铁华夏是否具备天龙股份股东资格,尚需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定,成为 天龙股份重组致命缺陷。

并购“两步走”

2013年1月4日停牌后,直到4月10日,天龙股份抛出一份非比寻常的非公开增发方案。

该预案向不超过9名的金融机构投资者定向增发,要求单一发行对象认购数量最高不超过3200万/股,发行价格以3.84元/股计算,共拟募集10亿。

除了4.3亿偿还债务以外,募集资金主要投放5.6亿元收购四川绵阳好圣汽车零部件公司、绵阳宇兴机械制造公司与汽车零部件制造业务相关的资产,其中包括香港泰信国际投资公司100%股权。

这一重组方案涉及境外并购。这些装入的资产实际控制人均为董平家族,但董平家族并不参与此次认购。

香港泰信主要资产是威斯卡特的全部股权。威斯卡特是一家在加拿大注册的全球汽车部件供应商,原为加拿大上市公司。早在2011年,波鸿实业已经与威斯卡特谈拢,在2013年3月27日,完成了股权交割,由此,威斯卡特成为香港泰信的全资子公司。该收购离定增预案的公布,只有13天。也就是说,董平家族几乎同时操作收购威斯卡特与天龙股份重组一事。

然而,董平向天龙股份注入的三块资产质量并不高。绵阳好圣一期项目资产今年才盈利,仅11.49万,绵阳宇兴与威斯卡特连续三年亏损。

所有一切在于天龙股份精密的借壳重组方案,其大致可分为“先定增融资,后收购资产”两步走方案。

“天龙股份借壳重组和一般的借壳重组方案不一样,它走的是非公开发行程序。也就是说,人家不想走重组委转而走发审委。重组委审核尤其关注标的资产的合规性和盈利能力,重组委显然不能装入亏损资产,发审委审核标的资产较为宽容。”据一名知情投行并购人士透露,“这个创新不算独家的,博盈投资重组也是这么做的。一般而言,装进去哪怕现在是亏哪些方法治疗癫痫病好呢损的也应该是马上能盈利的资产,否则,还是没法脱帽,而且无法达到业绩承诺。”

根据最新《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十二条规定,“上市公司购买的资产对应的经营实体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最近两个会计年治疗癫痫的好方法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2000万元。”三块亏损资产直接借壳上市,显然不会被批准。

事实上,天龙股份选择非公开发行方案,也是反复斟酌的结果,因为这个方案的设计,将使得董平家族支付25%所得税。

据另一位投行并购人士称:“这种非公开发行方案并不常见,因为现金交易税赋很重。这么做主要有三种可能。一是不符合借壳条件不想走上市部,二是当时发行部程序快,三是保荐机构认为融资收费高。”

对于倒壳掮客的董平家族而言,其从当初2亿买壳价交换成更多:5.6亿出售资产现金(税前)、1.056亿中铁华夏借款(待定)、子公司绵阳耀达对天龙股份股份8.94%的股权。

若定增顺利,天龙股份保住了壳;净资产从2012年年末的-1.27亿增至8.73亿,转型汽车业务。

但6月24日晚,天龙股份突然公告称,收到第一大股东中铁华夏回函,将停牌为研讨筹划解决上市公司脱困的重大方案,现有重组方案流产可能性很大。

财顾国都证券进与退

天龙股份这个涉及亏损资产注入、境外资产收购的“最牛重组方案”也引起了众多投行并购人士的关注。

“因为股东一直在变,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目前绵阳耀达是第一大股东,所以预案都是股东的想法”,天龙股份证券代表回应。

在2010年11月10日,天龙股份为了能减轻债务和扭亏为盈,第一次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投资TFT-LCD光学薄膜项目。这一方案由国都证券操刀。

国都证券是当时项目的保荐机构,时任项目负责人为时任国都证券投行董事总经理王保丰。

2010年8月初,天龙股份实际控制人田家俊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初步思路与王保丰进行沟通,国都证券相关人员随后向天龙股份提供了“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草案。此后双方在2010年10月20日至11月3日期间多次就重组事宜进行沟通。11月10日,天龙股份披露重组预案。

王保丰在其尽职调查期间,知悉了天龙股份非公开发行这一内幕信息,操纵“赵某”账户买入天龙股份62万余股,买入金额500万,股票复牌后全部卖出,非法获利37万余元,王保丰分得14万元。此案被移送公安机关,王保丰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8万元。

“自2011年底我们终止合作后,我们和天龙股份的管理层已经好多年没见面了”,国都证券分管投行副总裁刘中称,“我们原本计划做,但还是没有做,我们最后放弃了这个项目,放弃之后才发现,王保丰个人在其中有内幕交易行为。”目前,国都证券与天龙股份已无合作。

就具体程序而言,借壳上市尤为复杂,至少涉及28道甚至更多工序。一般而言,借壳重组须经历:准备阶段、协议签订及报批阶段、收购及重组实施阶段、收购后整理阶段四大阶段。

据一名从事借壳重组业务的人士介绍,在准备阶段,首先,充当财务顾问的投行根据业务和战略上协同性判断,找到合适的交易标的。随后,投行安排双方老板见面,看大家是否谈得拢,若顺利,买卖双方定下大方向后,投行将拟出收购方案。

这时,投行、会计师、律师、资产评估师等中介结构开始进场,进场即签订保密协议。投行要对壳公司和收购人进行尽职调查,会计师完成审计报告,评估师完成相关资产评估。在股东大会表决之前,会进行两次董事会会议。第一次董事会议出重组预案,第二次董事会议出重组草案,然后开股东大会表决。

完成准备工作后,开始进入协议签订和审批阶段。买卖双方开始签订股权转让、置换协议。这个壳公司签署《重大资产置换报告书(草案)及摘要后,报送证监会,并向交易所申请停牌,一般而言审核期在三个月内。

“找壳,找并购方,你可能是几十上百项目中找一个。一般说来,重组并购周期不是很长,主要看匹配程度。但也常常有跑几年,没促成一单的。并购市场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华南一名资深并购人士说。

“达成交易”考验资源调度能力

今年的保代培训,便是以“并购”为主题,近一年的IPO关闸,证监会大有鼓励投行多关注并购业务之意。

据悉,并购现在主要分三种类型,借壳上市、关联方注入(整体上市)和产业并购,其中借壳上市确实是最复杂的,无论是结构交易、方案设计还是最后审批。由此,借壳重组也被人称为“投行皇冠上的明珠”,也是盈利最高的并购业务。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好啃的骨头。

并购重组的核心难点在于“达成交易”,即满足交易双方需要的综合平衡能力和资源调度能力。

“IPO是对主体发行资格的审核,好比考察积极分子入党,需要历史的绝对清白;并购是对上市公司交易行为的审核,特别像娶媳妇,重要的是居家过日子赚钱养孩子,当然婚前是否优秀纯洁也会关注,但是底线是不影响婚后的美好生活。”华泰联合资深并购专家劳志明表示。

撮合能力很考察投行水平,不少业内人士发现在撮合时,常遇到两个问题,一是定价难,双方对资产价值的判断无法在同一起中卫治癫痫的医院跑线上;二是买卖双方提出的要求与法规规定不符合,投行要做到既不违规,又满足交易双方经营的要求。

“买方说我站在卖方,卖方说我站在买方,我说我哪一方都不站,我说我们是站在中间人的立场”,一名并购经验丰富的投行人士称,“我经常和项目组成员说,不能看哪一方给钱,就站在哪一方。因为如果你过度偏离的话,这个交易也成不了,做不下去。”

然而,即使有出色的撮合能力,没有好的资源以及资源调度能力,投行仍然像笼中鸟。

一方面是资源局限。尽管券商有客户资源,但重组是双方的事情,“如果买方和卖方都是同一个券商的客户,撮合就容易多了”,在这方面,PE公司、投资公司更有优势。

即使客户资源在同一个券商内部,但目前投行的运作模式制约了并购业务的发展,“投行运作是小团队作战,互相独立,大家都希望好的项目在自己手里”。

另一方面,投行缺乏愿意通过并购做强做大的优质客户,“你有好的项目,但你没有好的买方也不行”。

“一是IPO项目思维向并购项目思维调整需要时间和经验积累。二是投行缺乏对企业行业的深度理解,导致在并购中除了牌照之外,无法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资能力”,前述华南资深并购人士总结了制约投行并购业务发展的两大因素。

http://stock.sohu.com/20130701/n380317007.shtmlstock.sohu.comtrue理财周报http://stock.sohu.com/20130701/n380317007.shtmlreport6223独家披露:“中国著名重组”*ST天龙并购案不为人知的细节,借壳涉及28道工序天龙股份精密的借壳重组方案,其大致可分为“先定增融资,后收购资产”两步走方案理财周报



 
相关阅读
 
热门图文
推荐资讯
推荐资讯
 
 
   
癫痫病   癫痫病能治愈吗   怎么治疗癫痫病   癫痫病治疗方法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医院   最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最好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的中药   上海癫痫医院   癫痫病大发作  
 
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企业新闻| 市场分析| 泵阀技术| 综合新闻| 求购信息| 供应信息| 产品信息| 原材料行情| 产品采购| 轴承市场| 轴承应用| 网站地图